Language
当前位置:首页 > 博客

昂赛,野生动物的天堂

发布时间:2021/09/19 文章作者:骆晓耘 浏览次数:607

        从2017年开始, 在网上看到越来越多关于杂多县昂赛乡的雪豹,金钱豹和自然体验活动的消息。 后来我认识了曾长, 他是国内专业的野生动物向导, 已经带着一支法国专业摄影团体在昂赛拍摄雪豹2年多了,见过很多次雪豹, 另外,他车开得好,英语也说得好。

A7301821.jpg

        在昂赛见到雪豹的机率似乎很高,新闻报道2018年在一次杂多县和北大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组织的自然体验活动中, 野生动物爱好者们在一天里见到了7只雪豹。于是我决定和曾长一起参加一次昂赛的自然体验活动。


        我乘2019年3月6日下午2点的航班飞玉树,到机场快4点了,在玉树住一晚,采购一些吃的, 如早餐麦片,坚果,方便面,自热饭等。 7号早上8点出发去昂赛。几周前杂多县遭了雪灾,有些的地方不少野生动物被饿死。 现在公路沿途的山上还覆盖着厚厚的雪,狐狸很会在雪地里捕捉高原鼠兔, 这只藏狐看到我们停车,叼着鼠兔飞奔而去。

A9_04373.jpg

        在路边上遇到好几拨高山兀鹫,正在路边抢食死亡动物的尸体

A9_04486.jpg

        我们将住在当地牧民向导尕玛索南家里。我们简称他尕索,他家就在澜沧江边上,兄弟姐妹8个,很热闹。

IMG_4103.jpg

UNADJUSTEDNONRAW_thumb_69b.jpg

        在尕索家放下行李,由曾长开车,尕索的爸爸陪我们,直奔雪豹最活跃的热情村。 去热情村需要翻过一个山垭口,垭口附近雪很厚,垭口上有手机信号塔,是这一带可以通电话和上网的地方。

UNADJUSTEDNONRAW_thumb_660.jpg

        出发后半个小时就进入热情村地界, 说是一个村,其实地方很大,有很多不同方向的山谷。 刚进一条山谷, 就看见一只马麝,距离不远,站着不动,让我拍了几分钟。马麝是盗猎的主要对象,它很值钱,行动路线固定,在中国别的地方很难见到。这里马麝很常见,说明动物被保护得很好。


A9_04537.jpg

        车在沟里慢慢行走,路过一位叫才尼的向导家,他是昂赛最好的向导,现在有事在县城,会在3天后回来。 山谷里还有几户牧民的房子,他们把牦牛卖了,现在都住在杂多县城里,只在挖虫草的一个多月时间回来。山谷深处有一户常住的牧民,主人叫格来,大家都说他们一家都是好人,有两个女儿,一个女儿刚生小孩,还在喂奶,另一个女儿给我们倒奶茶,拿青棵饼等零食给我们吃,很友善。格来家处在三条沟的交汇处,是雪豹活动最频繁的地方。(以后几天,我们天天都到格来家小坐一会儿。)

        A7302835.jpg

        尕索的父亲留在格来家喝茶,我和曾长继续开车往左边沟的尽头走,不远处车就不能开了,曾长和我就拿上相机,脚架,单筒望远镜,在及脚踝深的雪地里向前走了100多米,这时我的血氧浓度只有73%(在成都是95%以上)。

        曾长走在前面,让我慢慢跟上了。 到了观察点,我还在喘粗气,曾长风一样冲下小坡到我跟前,口中说“雪豹,雪豹”,要用单简望远镜确认。通过单筒一看,一只雪豹半卧在山头堆上,把单筒放到70倍,雪豹很清楚。这次带上了施华洛士奇30-70倍单筒望远镜,可能是世界目前最好的看雪豹装备了。我换上相机就找不到雪豹了,曾长不停给我描述方位:在雪坡的左面,大红色石头的下面,它在移动了,上雪面了...他在不停地说,不停地拍,快门咔咔地响,我就是从相机里找不到雪豹,我知道这是精彩时刻,不能让曾长停下来帮我用相机对上雪豹。

        半分分钟后,雪豹不见了,曾长帮我用相机对上方位,原来我看的地方在下面几十米远,也有红石头,也有雪。在这么远,这么大的场景,用语言描述方位太难了。“雪豹又出来了”曾长又喊了一声。这回我看到它了,从石头堆出来,走过雪面,翻下雪脊消失。我拍了照片和视频。这是另外一只雪豹,不是刚才看见的那只雪豹转一圈又走了一遍,雪豹基本不走回头路的, 曾长告诉我。

A9_04590.jpg

        雪豹距离我们400多米远,我们认为它们没有走远,于是带着相机和沉重的脚架和沙雀云台,向上爬了200米,到一个石头堆后面观察,没有见到雪豹,等了一会,已经6点半过了,决定下山,因为还要翻积雪的垭口回尕索家。回到山坡脚下,曾长用望远镜又看到了雪豹,它在山石的最高处观望,离我们有600米远,比最早的位置远了200米。(这些距离都是后来用激光测距仪确定的)。 显然它是看到了我们,有意远离的。

A9_04618.jpg

        很幸运,第一天就见到雪豹了。我的血氧饱和度只是70%多一点,但爬山时也忘了累,跟着曾长爬上去了,而且是自己拿相机和脚架。

        

        第二天一早,尕索开他的两驱猎豹车,带我们找雪豹。上午去另一个方向的山谷,到几户牧民家小坐,喝茶,打听雪豹的消息,记住了一些牧民的名字:桑周,白马,达瓦,阿苏...都很热情,特别是桑周,大家都说他人好,给的消息靠谱,白马是负责保险理赔的, 会第一时间知道谁家的牦牛被雪豹杀死了。由于这些山谷都没有名字,我们就借用牧民的姓名来描述这些山谷, 比如:格来家方向,格来家左面的山谷,右面的山谷,桑周家方向,阿苏家方向...

        中午在一处山坡下的河边吃自热米饭,山坡上有一大群岩羊。

A7302163.jpg

        下午又去格来家坐了一会,打听消息,然后去昨天见到雪豹的地方,没有收获,时间是下午三点不到,准备去格来家休息一会。 走到格来家右边沟口时候,曾长临时决定进去看看。沟底结冰很平坦,上面积了一层几公分厚的白雪,旁边是垂直的岩石,沟时宽时窄,景色很美。在冰面上开了一段,然后河边的路开出沟底,沿着山坡上的路前进到山坡的转角处停下,前面的积雪很厚,车过不去了。我们准备在车上睡一会,期待更晩些雪豹出来活动。闭眼不到一分钟,听见尕索说“我好像看见雪豹了”,接着见他拿望远镜看,说“两只!”, 我们马上开门下车,他肉眼就看到300多米的山脊上趴着两只雪豹。我赶紧架好三脚架开拍,过一会两只雪豹在山脊上站起来,相向而行,走近后打闹了几下,又相背走开,两分钟后都消失在山脊背后。

左面卧一只雪豹

A9_04691.jpg

右面卧一只雪豹

A9_04695.jpg

两只雪豹相向而行

A9_04752.jpg

        曾长没有预料到这么快又见到雪豹,相机放在背包中,等架好相机,两只豹子打闹已经过了,他很遗憾,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我们决定沿着雪豹完全看不见的山坡向上爬,爬了200多米,大家都躲在一堆石头后面,由尕索一个人探出头去看。雪豹不在了,我们决定等待,10多分分钟后,曾长看到两只豹子在更高的几百米远处的雪坡上停停走走,一前一后。天在下雪,雾茫茫,其它相机对不上焦了,索尼A9还可以。感觉雪豹很警惕, 现在我们离它们有500多米远了!

        很喜欢这组在山脊上的雪豹,两只在雪山背景前互动的状态很明显,而且印证了雪豹在求偶期同步行动的说法,即:同时坐,同时走。这是在昂赛第二次见到雪豹。 我们高高兴兴回到尕索家里,立下每天见到雪豹的愿望。

        要睡觉了,想解大手,就按曾长说的,到院子外面的墙边解决,刚蹲下,关掉头灯一会,旁边不远就有动静,赶紧打开头灯一看,一只大藏獒向我走来,两只眼睛放着光,让人害怕,它慢慢向我走来,我突然明白了它要干什么了。我放心地方便完,回到房间里睡觉。第二天早上看了一眼,果然方便的地方干干净净了。在这里,粪便处理也是原生态的。


        在昂赛的第三天,重复前一天的安排,由于昨天下午下雪,地上覆盖了一层洁白的新雪,很美!

A7301964.jpg

        在土路边上的河谷里,看到一行清楚的雪豹脚印,这是我计划中想见到的,跟着脚印向前,从各个角度拍摄脚印。

A7302496.jpg

        又到昨天发现一对雪豹的山谷,曾长爬上一段山坡,用望远镜观察。我在车边上飞无人机。大约十几后分钟,曾长快跑下来,显然他又看到雪豹了。他说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只雪豹,它走过一片雪坡,向一群岩羊靠近,很明显,很确定。

        我们拿着器材沿着河谷向雪豹的方向前进。大部分在深浅不一的雪面上行走,个别地方全的冰,很滑,大家小心翼翼地通过。

A7302718.jpg

        前行几百米,雪面上出现一行顺着河谷走的雪豹脚印,比前面见到的脚印漂亮很多,有一个地方出现了横跨过河面的一行脚印,是另外一只雪豹的。我拍下这两行脚印交叉的场景。

A7302567.jpg

        走了一会,尕索用单筒看见了雪豹卧在草地上,它已经看到我们了。我记录了几张,做为又见到一次雪豹的证明。继续向前走,感觉离雪豹不太远了。尕索拿着我的相机走在最前面,他刚转过一个小山角,就架起相机开始拍。

A7302670.jpg

        我赶上去,从取景器看到雪豹正在往远处走,拍了几张照片,觉得太远了,照片价值不大,开始拍摄视频。后来回看,视频没有拍上,有些许遗憾。它十几秒后就翻过山脊了。

A9_05394.jpg

        从过去三次见到雪豹的情况看,雪豹很小心,很聪明!第一眼见到时的距离往往就是最近的。这是此行的第3次看见雪豹。


        第4天,早上按时起床,晚上休息得不错,尽管中间醒了几次,不停地做梦,可能是被子太重的缘故。翻过雪山,早上先去格莱家,没有发现雪豹,回头去桑周家的方向,见到附近的山上有高山兀鹫停在上面观望,期望它们是看见了雪豹杀死的猎物,等着分一杯羹。见到桑周,他说已经上山去帮我们看了,刚下来,什么都没有。

        我们断了这个念想,继续往前开车,到其他牧民家里打听有没有牦牛被雪豹杀了。问到白马的家里时,白马说家里少了一头小牛,不肯定小牛的状况,有确实消息了会告诉我们。几个小时后,我们往回走的路上,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桑周和白马,白马得到消息,在阿苏家方向有头牛被动物杀了,他要去做保险勘查,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到阿苏家的距离有点远,积雪路上开了30多分钟。我们在车上非常兴奋,如果雪豹杀了牦牛,会守着吃,白马做保险勘查的时候,它会走开, 这时我们可以搭好隐蔽帐篷,等雪豹回来吃,拍近距离的雪豹。这是我们梦想的机会。

A7302868.jpg

        从白马和阿苏的交流看,牛是被狼杀死的,不是雪豹杀的。我们还是决定跟着白马上山去看看死牛的现场。现场不太远,沿着一条积雪的山沟向上200多米就到了,牛已经不在原地,现在只有洁白的冰雪上的几大滩血和狼的脚印。牛的主人把它拖下100米左右用树枝盖起来了,他们怕秃鹫来把它吃光了。这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

A7302871.jpg

A7302876.jpg

        白马做保险现场查验,把牛在冰雪地面上摆好,照相,割下牛尾巴,用斧头砍下四只牛蹄,摆好,再拍照片,... 杂多县搞了牧民牲畜保险,牧民交很少的钱给保险公司,如果牲畜被雪豹或者其它猎食动物杀了,可以得到补偿,这样能够减少牧民对雪豹等动物的报复行为,这是当地政府为保护野生动物做的很多事情之一。

UNADJUSTEDNONRAW_thumb_614.jpg

        这头牛牧民不会要了,我们让把死牛放在树下,想看会不会有雪豹来吃。牧民都说雪豹不会吃其它动物,如狼,兀鹫,狗等,吃过的动物。我们继续寻找雪豹,两小时后回到死牛的地方,有很多兀鹫,三只野狗在争夺着牦牛的尸体。

        快7点了,路过才尼家,正好看到他的车回来。他就在这片雪豹最活跃的地方长大,对雪豹的习性非常了解, 视力也超强。 到他家坐了一会,约好他明天帮我们找雪豹,才尼夫人叫才荣,是一位举止优雅的藏族女人, 他们有4个可爱的小孩。

A9I00321.jpg

        我们第4天没有见到雪豹。

        

        第5天上午才尼加入我们一起找雪豹。出门不远就看见一头受伤的牦牛,一条腿被咬的血淋淋的。从雪地上的痕迹看,又是群狼干的。

A7302884.jpg

A7302908.jpg

        到一个没有去过的沟里,越野车开起来很困难,完全看不见路,尕索开着车在雪地里狂奔,生怕慢了陷在雪里。 他知道雪下面的地形,才敢这样开。 下车后又在深浅不一的雪地里走了一里路左右,到达山沟的尽头,也没有雪豹。有几个地方薄雪下是冰斜坡,很滑,我摔了几跤。中午在才尼家吃中午饭,才荣做的土豆烧牛肉,像川菜味道。

IMG_2427.jpg

        饭后去格莱家,昨天他家的头牛死了,放在路边由食腐动物处理。 现在那头巨大的公牛已经只剩骨架了,几十只高山兀鹫和喜鹊正在饱餐

A9_05555.jpg

        到格莱家休息一会,就开车去左右两山谷找雪豹。先去左边的山谷,见到两行清晰雪豹脚印,从左侧山上下来,然后回到沟右侧的山坡上,几乎可以肯定是第一天见到的两只雪豹转回来了。才尼估计它们不会马上上山,而是会转到格来家右侧的山谷里去。

A9_05599.jpg

        在左侧山谷观察点见到一大群排列整齐的岩羊,它们很紧张,四处观望,不吃草,才尼说这是附近有雪豹的征兆。才尼和尕索步行进山谷寻找,但没有发现雪豹。接着开车到右边的山谷,进入山谷后不久,就看到两行脚印,才尼的判断正确。我们顺着脚印去查看,在冰冻后上面积雪的河谷里小心翼翼地前行,突然才尼发出喊声,显然,他发现了雪豹。

A9_05647.jpg

        透过施华洛士奇70倍单筒,可以勉强看清一只雪豹的面容,是一只健壮的成年雪豹。在250米山的山顶上,直线离我们可能有600多米远。它注视了我们一会儿, 从山顶跳入乱石堆中,向左侧穿行,它的色毛和山石浑然一体, 我必须紧紧透过镜头盯住它, 如果没有跟上, 再发现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A9_05774.jpg

        它走出山石堆,穿过一片雪坡, 在里面挣扎前行,最后消失在另一块突出的山石背后。 这是在昂赛第4次见到雪豹。

A9_05999.jpg

        我们继续追踪雪面上的两行脚印,到一外大石块下,脚印一片混乱,有坐卧的痕迹,两行脚印折转90度,穿过河面上山去了,就是我们刚刚见到的雪豹的一侧。从雪面上的痕迹看,才尼认为这对雪豹在这里交配过,我们刚见到的雪豹就是其中之一。

        回家的路上,遇到格莱从山上赶牛回家,他在山上看到雪豹刚刚杀死了一只岩羊!这是我们热切期盼的消息。天色已晚,我们决定明天一早上山。

        

        第6天,闹钟设在早上6点,6点30分出发,计划7点到才尼家。不想夜里山路上结冰了,两驱的猎豹车上不去。最后上了防滑链才顺利前行,7点40接上才尼向猎杀岩羊的地方进发。

A7301813.jpg

        大约8点开始爬山,除了带上摄影器材外,还有隐蔽帐蓬。边走边观察,大约爬升了300多米,才尼发现了雪豹,而且是一对,200多米远,它们应该是早就发现了我们,离开岩羊尸体了, 岩羊尸体离我们只有100多米远。 这时是8点35分。我们搭起帐篷开拍,两人一对在帐篷里,

A9_06117.jpg

        过了一会,才尼和尕索下山,故意动作幅度很大,希望让雪豹觉得上来的人都下山去了。果然,他们走后两只雪豹都活跃一些,它们是一对母子, 母亲下来叼了一大块肉上去,和小雪豹一起吃,最后两只雪豹分两条路线翻过山脊离开了,时间大约10点20分

A9_06258.jpg

A9_06288.jpg

雪豹翻过山脊,岩羊群在一旁紧盯着雪豹离去

A9_06634.jpg

A9_06674.jpg

        我和曾长继续在帐篷里等待,看雪豹是否回来,或者有狼之类的动物来。等到下午三点多,除了老鹰和喜鹊外,没有的其它动物出现,尕索上山来接我们下山,用佳明手表看了一下数据,我们上下的垂直高度150m。这是在昂赛见到的第5次雪豹。


        第7天,是此行在昂赛的最后一天,早上7点半起床,8点半出发,中间打电话半个多小时处理工作上的事情,9点半接上才尼,决定去桑周家方向看看,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在这个方向见到过雪豹。在路上看见一辆车陷在雪地里了。尕索认得开车的人,就去帮忙拖车。

        山坡上有秃鹫在盘悬,曾长拿单筒一看,叫到“雪豹”。一只雪豹正在啃食一只岩羊。我们架起机器拍摄,才尼发现更高处还有一只雪豹在往山上走,很远,几分钟后翻过山顶消失在视野中。这是在昂赛第六次见雪豹。


A9_06842.jpg

A9_06849.jpg

        雪豹和羊的尸体离我们400多米远, 我们决定爬上山,希望接近到200米去拍正在吃食的那只雪豹。山坡相当徒,我们避开雪豹能看得见地方爬了25分钟,到达一堆大石头后面,先搭好帐篷,然后顶着帐篷观察雪豹,雪豹已经离开了,一堆秃鹫在猛吃。

        事后分析,一是觉得它们已经吃饱了,因为有一只已经在我们发现之前就离开了,二是停在路上的车辆是能够被雪豹看见的,它是否聪明到可以判断了出我们上去了?这种设想似乎高估了雪豹。

        我们通常7点半点起床,八点半出发,这看来不是好的安排,应该在天刚亮(7点半)就到可能雪豹的地方搜索,中午休息,清早上雪豹更活跃,如果捕食成功,可能还没有吃饱,另外被其他人干挠的可能性也小些。


        傍晚在回住尕索家的路上,路边有人在拍摄,应该是在拍雪豹,我们动作慢了一点点,只有尕索看到了雪豹,但没有拍到。在拍摄的人是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在昂赛的三个牧民学生之一,名叫“次丁”。他们是听到叫声后发现山项上的雪豹。过了一会,我们也听到山后面传来的吼叫声。次丁给我看了他手机中的照片和视频,有些非常近,很漂亮,很让人羡慕。


        这是在昂赛的最后一天,很幸运,7天一共在6天里遇到7次,拍到6次,听到一次,11只雪豹,拍到10只。 按我了解的情况,昂赛应该是目前世界上雪豹遇见率最高的地方, 也是我从此最向往的地方之一。


        昂赛自然体验活动是向国内外游客开放的,具体情况和联络信息见网站: www.valleyofthecats.org.


        附一些昂赛冬天的地形地貌和此行的工作照


阳坡,雪豹喜欢的典型环境

A7302822.jpg


A7302028.jpg

曾长在找牧民打听消息

A7302066.jpg

才尼

A7309322.jpg

曾长和尕索

A7302131.jpg

曾长,尕索和他的妹妹们

A7308404.jpg

才尼和尕索等

A7309313.jpg

曾长,才尼和尕索

UNADJUSTEDNONRAW_thumb_7d8的副本.jpg

我和曾长

A7302810.jpg

我跪在冰面上观察,这样比较安全。

A7302786.jpg


更多博客,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