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当前位置:首页 > 博客

苏绕秘境,雪豹暮年

发布时间:2021/12/16 文章作者:骆晓耘 浏览次数:338

        昂赛乡包括3个村,热情村,年都村,苏绕村。 苏绕村离乡上和县城有将近100公里, 去的人不如其它两个村多。 苏绕村是我最喜欢的雪豹拍摄地之一,在那里我拍到了WPY(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获奖作品“眼对眼”, 并在后来拍到了这只雪豹的死亡。 


        这里山势险俊雄奇,雪豹经常出现在靠近路边的地方





    

        这里有年都古寺(年都寺在苏绕村!),雪豹会出现在旁边的花石山上。拍到以年都寺为背景的雪豹照片是我的一个梦想。





        每次来都住在向导才改家里,他家在三条沟的交汇处,四周完全是雪豹的生境,他家背后的山上就经常有雪豹,有时候很近,春天很容易听到雪豹的叫声。




政府为牧民接待家庭配了集装箱房屋,客人的住宿条件改善了很多。



        下图是才改在家边拍到的雪豹


        离才改家一个小时的车程,有一处很隐秘的山谷,夏天有几户牧民放牧,冬天没有人。在我们首次探索这里之前,才改也没有进去过。 这里野生动物非常活跃,2019年12月28日 , 我,才改,曾长(我认为是最优秀的汉族雪豹向导)在12小时内5次看见狼和雪豹的猎杀现场


        第一次:夜里一头小牦牛被狼杀死在河边,天亮后狼离开, 高山兀鹫和喜鹊正在抢夺最后的残尸,牦牛父母站在冰河里迟迟不肯离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二次:一只岩羊被狼追到河里杀死


        第三次:另一只岩羊被狼追到河边,被铁丝网拦住, 没能逃脱



        第四次:一群高山兀鹫在岩石边上抢夺动物尸体,才改爬上去看,是一具岩羊尸体,应该是雪豹前些天捕杀的,我们昨天路过这里, 没有发现,今天雪豹吃完离开了, 我们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第五次:在沟的深处,道路的尽头,中午时分,遇到来这头正在进食的雪豹。他是一头老年的雪豹, 脸上满是搏斗留下的疤痕。右脸肿胀,右眼受伤。我们到来后他离开, 但没有走远, 喜鹊下来, 啄食岩羊的眼睛和被雪豹咬开的部分。 我在离岩羊20米左右的地方搭起隐蔽帐篷,等待一个小时后,雪豹回来, 他知道我的存在, 但舍不得放弃来之不易的猎物, 一会吃,一会看镜头,慢慢把猎物拖到一块大石头后面。 我没有再打扰他,撤下帐篷离开。



        第二天我们再次见到他, 在画面中间偏右的阴影处的岩石洞里,很难发现


        放大一点


        再发大一点, 应该能看见了:


        才改的眼力非常好,而且找雪豹特别努力,只要有一点迹象,他就爬上去查看, 几百米的垂直高度,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四个月后, 我们再次来到这个山谷的同一地段, 天上胡兀鹫在飞翔,河对面高山兀鹫停在岩石上,才改说肯定有雪豹, 他过河去查看,回来说有雪豹, 是一只死雪豹。我走近细看,就是那只老雪豹。 他的身体已经残缺不全, 有点惨不忍睹。 大自然是平等的,所有的生命都是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环节,昨天你是雪山之王,今天就变成了食腐动物的食物。



        他的死因是什么? 我们几个小时后看到的一幕可能就是答案:一对发情的雪豹在100米外的山坡上吼叫,争夺交配权的打斗很可能是这只雪豹的死亡原因。


“眼对眼” 。2021年野生动物摄影师年赛(WPY)动物肖像组 高度推荐奖。WPY由BBC在57年前创办,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水平最高的生态摄影比赛。


我和才改


曾长在寻找雪豹


更多博客,敬请关注